more

國企改革趕考 山西看齊全國“第一方陣”

發布日期:2017-07-12 作者:admin  字體顯示:【大】  【中】  【小】

2017年春節假期后的第一個工作日,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省長樓陽生分頭調研國企國資改革,以實際行動圈定了山西經濟工作的頭號改革任務。山西提出,到2020年,該省國企國資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取得決定性成果,爭取進入全國“第一方陣”。

本輪國企改革任務主要分三大塊,以管資本為主的監管體制改革、建立以現代企業制度為核心的公司制改革和以混合所有制為核心的產權改革。希望“跳起來摘桃子”的山西國企改革也瞄準了這三大方向。

從管資產到管資本

市場化,是本輪國企改革的大方向,核心問題就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以管資本為主推進國資監管職能的轉變成為改革的關鍵。其具體抓手,一是國資委“放、管、服”改革,進一步簡政放權;二是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這也是山西省這一輪國企改革趕考的兩個核心內容。

山西省國資委副主任張宏永介紹稱,山西國資委根據梳理的職能和業務,已經重新歸并設置了國資監管機構,機關處室和人員調整基本完成。下一步將依法履行出資人職責的定位,建立監管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做到“依法放權、決不越位”“科學管理、決不缺位”“創新服務,絕不錯位”。

山西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建。山西省國資委主任郭保民解讀稱,該公司將解決國有資本往哪里投,產業到哪里去的問題,以更好地讓國有資本發揮作用,確保國有資本保值增值。“我們最近先后考察了成都川發展、上海國盛集團、杭州國有資本運營集團等企業,還要去重慶、廣東學習這些在國有資本運營平臺建設上先行一步省市的先進經驗。”郭保民說。未來,山西省國資委將作為“政府之手”負責國資監管,而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將作為“市場之手”負責運營。

試水契約化管理激發企業活力

國資委多年來飽受外界詬病,主要問題就是“老板+婆婆”的雙重身份導致對國企行政干預過多。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的改革是國資部門的自我革命,對企業來說,意味著更大的經營自主權。

今年2月13日,汾酒集團打頭陣,與山西省國資委簽訂經營業績目標責任書,完不成經營目標,汾酒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走人,與此同時,山西省國資委按照約定向汾酒集團下放人事權、投資計劃等八項實權。

“1—5月份,汾酒集團銷售收入與利潤實現了大幅增長,改革效果初步顯現。”張宏永介紹稱,山西省國資委正“一企一策”,完善制定該省七戶煤炭國有企業及太鋼集團、國新能源、山西建工等企業的目標責任書,突出凈資產報酬率、人均勞動生產率、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率等關鍵指標和評價權重,對簽訂責任書的國有企業開展授權經營。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研究員、國企研究室主任項安波認為,國務院國資委的四家央企試點以及山東搞的國有企業市場化選聘經營管理者改革,對山西完善這項工作可能有參考價值。關鍵是把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以及市場化薪酬體系完善起來,嚴格聘任期管理,但任期制要注意根據企業特點和行業情況確定合理時間,給管理層一定時間處理歷史遺留問題。

一些山西省國有企業人士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企業經營中有很多是“前人栽樹、后人乘涼”的戰略性決策,契約化考核需注意避免決策短期化問題,企業家隊伍的培養、建設是更為根本的解決之道。

山西省已經出臺了《關于在深化國企改革中激發企業家活力的指導意見》,在與國企經營管理層簽訂“軍令狀”、開展授權經營的同時,也將推行國企領導人員選任方式、經營業績、風險承擔與薪酬激勵全面掛鉤,探索多種方式的中長期激勵機制;同時健全國有企業容錯免責機制,維護企業家合法權益。

積極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

山西省《關于省屬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實施意見》提出,原則上該省省屬企業集團層面持股比例原則上可以降低到51%,經過省委、省政府的批準甚至可以讓出控股權。集團公司層面以下二級公司不設股比限制,只要有利于國有資本增值,有利于山西經濟發展,都可以進行混改。

混改是此輪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也是改革難點。國企方面擔心民資注入后帶來國有資產流失問題,民企方面擔心沒有話語權,因此一度推進緩慢。張宏永對此分析稱,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是做蛋糕的過程,而不是分蛋糕的過程,只有把蛋糕做大做好才會有收益。其次,民營資本和國有資本,對企業而言都是股東,股東的天然權利就是要獲取資本收益,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發展混合所有制、實現股東多元化,股東依法合規獲取收益,不會涉及國有資產流失。

為了防范國有資產流失,山西將從嚴格規范操作流程和審批程序、健全國有資產定價機制和實施信息公開、進一步加強監督管理等方面發力,同時在健全省屬混合所有制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加強企業黨建、推行企業職業經理人制度等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防止出現“一混了之”的情況。

山西省國有企業資產總量大、覆蓋面廣,關系很多人的切身利益,而此輪改革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關鍵事項,過去的歷史表明,國企改革難的不是找準問題、提出目標和方案,而是落實。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的諸多山西省國有企業從業人員均表示,山西國企改革目標已經確定,時限也已明確,但具體改革路徑、如何推動落地亟待進一步明晰。

(摘自:7月5日《中國經濟時報》)

6+1开奖结果